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河南快赢481几点开始
?

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
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
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
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從《邊城》到《白河》(馬曉茜)
從《邊城》到《白河》(馬曉茜)
2018-04-24 來源:青海作家網 作者:青海作家網

從《邊城》到《白河》

——解讀“水”的象征意象

馬曉茜

(青海民族大學 青海 西寧 810007)


摘要:在沈從文和黃光耀的文學世界里,流淌著同一條河流,在此河上演繹了湘西兒女風土人情。《邊城》里的酋水,新名字叫做 白河。我們不難發現這兩部作品不僅有著相似的故事情節,人物性格等,在某種程度上文本具有相似的內蘊氣質,散文詩化的敘述,淡淡如水的哀愁。時隔半個多世紀的作品,兩位作者不約而同地選擇河流貫穿自己的作品中,是值得我們思考的。試著通過對河水的意象分析,我們可以更好地解讀兩部作品之間的生命意識,人文關懷等之間的傳承關系。

關鍵詞:《邊城》;《白河》;水 ;意;生命意識 ;人文關懷

作家的創作經驗與他所生長的環境有著密切聯系,同為湘西作家的沈從文與黃光耀給我們展現了一個依山傍水,與外界文明遠離的鄉土世界 ,《邊城》與《白河》在處理故事時間上稍顯的模糊,但在故事的空間即環境方面,卻處理得很清晰。翠翠的愛情故事與田家三代人的命運在這條河岸邊這個封閉的環境演繹和衰落。兩位作家自然地選擇家鄉的河流作為創作背景,水的意象在兩部作品反反復復出現,使得兩部作品隱約地散發著如水的純凈與詩意,同時又有著如水般淡淡的哀愁與隱憂。河水自古以來是孕育生命的場所,同 時也是摧毀一切重建的生命的力量,牧歌與挽歌的二重唱伴隨著河水靜靜地流淌著、延續著。

一、 水的女性意義 

“女性原則和原始的水相聯系也是一個普通存在的主體”,例如我們熟知《紅樓夢》里“女兒是水作的骨肉”,有著許多與水有關的女神,例如水中誕生的美神阿佛洛狄忒,中國古代的湘君、湘夫人等,水不僅代表著女性美麗、高潔等,水作為生命的起源,更有著生育、繁衍等母性含義。湘西地區河流密布,雨水豐盈。水與人們的生活有著密切聯系,水作為一種古老的原始意象,融入人們的骨子血液里。作為湘西作家的沈從文與黃光耀自覺選擇水這一意象貫穿小說中,讓小說中的女性形象更為豐滿。可以看作是一種人類集體無意識的顯現。

《邊城》與《白河》的女子都是生長在水邊,充滿著一股與自然合一的靈性與美麗。《邊城》里的翠翠被描寫為“翠翠在風日里長養著,把皮膚變得黑黑的,觸目為青山綠水,一對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長養她且教育她,為人天真活潑,處處儼然如一只小獸物 “。而在《白河》里,父親在溪水邊初見母親時,母親驚為天人,“父親上城讀書路過紙廠溪邊洗手時,正巧望見一個裊娜的身影倒映水中…..一張瓜子臉,兩彎柳葉眉,這在父親看來恰似一汪深不見底的秋湖”“我”的大姐田荷花在草叢間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帶著一種神性,“月色之下,流盡了最后一滴鮮血的姐姐,輕輕地,靜靜地閉上了眼睛……”翠翠的山野靈氣,與萬籟俱靜,四野茫茫,螢光閃爍,星光點點,我呆呆地看著姐姐的魂魄幽幽地飄離而去”。無論是具有山野氣息的翠翠,還是河畔婀娜的母親,以及在花叢間香消玉殞的姐姐,兩部作品里的女性似乎被水滋養著,帶著一股自然的神性,宛如《九歌·山鬼》里的“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帶女蘿”山鬼精靈,《洛神賦》中“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河畔仙子。

把小說中的女子給予女神般的塑造,是作者一種美好的人性憧憬,《邊城》與《白河》中的女性大多數閃著純真人性的關輝,這種自然合一的純美是沒有經過世俗污染過的,某種程度上比男性更具有打動人心的力量。沈從文在談及創作理想時,曾說道“一個人過于愛有生一切時, 必因為在一切有生中發現了‘美’,亦即發現‘神’”。《邊城》里的翠翠天真無邪,與人有善,在祖父病危的時,悉心照料,獨自承擔渡船的重任。到后來,二老的出走,翠翠在碼頭等著他回來,默默守護著心中的愛情。我們在翠翠身上發現了本真,善良,健康的人性。這正好印證了作者所說的“供奉人性的小廟”。

如果說《邊城》里的水更多體現的是女性所代表的高潔神性,在《白河》里水則是一條孕育生命的母性之水,小說中曾不止一次這樣說道“我感覺,這片浩淼的白河之水就仿佛洋溢在母親子宮里的羊水,再次穿透了我的生命和記憶……”。在原始思維中,水與女性生殖有關,洞穴是大地母親的女陰,洞穴涌出的水,是具有神奇生命之水。在《白河》這部小說中,“我”多次流露出對母親的依戀,例如本應斷奶的“我”卻屢次向母親和哺乳期的姐姐索要奶水吃, “我把頭深深地埋進她的懷里,那是一個無比安全的所在。閉上眼睛…..而我的手,一伸過去就觸到了田荷花那飽滿圓潤的乳房,就如同小時候觸摸我母親大大的,圓圓的胸乳”。當女性散發出母性的時候,任何男人在其面前變成弱小的孩童,母性帶有一種神性,是無法逾越的。所以作者在小說結尾這樣說道“想象女人也是一條河流….而男人一輩子也泅渡不過去,因為那片恣肆汪洋的羊水,已經把男人徹底地湮沒”。

二、水的生命意識    

      世界地區廣泛流傳著洪水再生神話,這是水與生命意識有關最好的體現。希伯來人的洪水再生神話,以及我國南方少數民族葫蘆兄妹成婚的神話,一場洪水湮沒了世間一切,只剩下一對兄妹在葫蘆上漂泊,最后兄妹成婚,為世間繁衍子嗣。在原始思維中,水具有毀壞性力量,同時也具有頑強生命力重生的意味。水賜予人們安定的生活,《邊城》里“水中游魚來去,全如浮在空氣里…..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時只需注意,凡有桃花處必有人家…..”。

在《邊城》里,我們看到一個老人和一個小女孩,在一條流動不息的小河上,以孱弱的體力苦撐著一條陳舊的渡船,在湍急的流水面前始終保持著平衡的姿態,這種姿態是一種頑強的生命意志體現。《白河》里我看見一群精壯的青年水手在湍急的河流上,在水的溫柔與暴躁間,努力為生計掌握著平衡。即使一個個生命被這湍急的河水帶走,也依然沒有剝奪人們渡河的欲望,汗與淚隨著河水綿延著。

三、結語

湘西作家沈從文與黃光耀,通過“水”的象征性書寫,巧妙地把湘西作為整個民族、乃至整個人類生存境況的反思,從湘西本土文化闡釋走向了歷史理性,實現了文化闡釋視閾的融合和整體提升。“水”的女性、生命的象征意象,體現湘西一隅的土居民在具體歷史場域中的生存形態和生命形態。

水本是自然界之物,“水”的意象傳遞著原始集體無意識,流水有著支配人們命運的力量,在水面前,人們意識到自己的渺小,必須服從神秘的秩序,皈依到茫茫的宇宙中去。這可以看作是對自然生命的回歸,在70年前,沈從文創作傾向,“對于一切自然景物的樸素,到我單獨默會它們本身、的存在和宇宙彼此生命微妙關系時,也無一不感覺到生命的莊嚴.....一種生物的美與愛有所啟示,在沉浸中生長的宗教情緒,無可歸納,因之一部分生命,竟完全消失在對于一切自然的皈依中”。時隔境遷,如今湘西作家黃光耀亦是。

作者簡介:

     馬曉茜(1993——),漢,女,湖北省宜昌市人,青海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2016級中國現當代文學專業在讀研究生,研究方向為中國現當代文學思潮。

 

?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 11选五任选四七码复式 pk10怎么看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 足彩混合投注 双色球蓝号101期预测 时时彩后二从不连挂 赌场限红目的 欢乐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欧冠赛程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